• O'Joy

失去我所在意的


开朗、积极、独立的陈女士原本过着简单平凡的生活。(Source: Unsplash/Lily Banse)
开朗、积极、独立的陈女士原本过着简单平凡的生活。(Source: Unsplash/Lily Banse)

那一次的冠状动脉搭桥手术后, 78岁的陈女士开始出现了焦虑的症状。本属生命中最珍贵的人事物,也在那这次手术后开始有了变化,从而加剧了她的焦虑病况。


手术之前


单身的陈女士独自一人把侄儿伟杰抚养成人。膝下无子的她视侄儿如己出。 姑侄俩一直同住在一间租赁组屋。白天,陈女士会到托儿所当兼职清洁工。晚上,回到家很多时候就是自己一人, 伟杰不是加班就是轮班制一夜没回。这样的日常陈女士早已习惯。开朗、积极、独立的她日复日地过着简单平凡的生活。


那一晚陈女士如常独自一人在家, 突然心脏病发作, 她第一时间给哥哥打了电话,然后由救护车送往医院。诊断后,她被告知需要进行冠状动脉搭桥手术。突起而来病况与消息开始颠覆了她的生活。


手术之后


这个手术留给了陈女士的心脏一个支架,却渐进地带走了她身边的人事物。


手术后陈女士搬到哥哥家暂住。 纵然都有家人在旁, 陈女士依然惶恐焦虑,担心二度的心脏病发作。不安的心情让陈女士经常出现气喘,更一再地感到出乎意料的强烈恐惧。这一切让陈女士的哥哥倍感忧心。 在一次陪同复诊时,陈女士的哥哥建议让她接受辅导,希望辅导可以协助陈女士身心的康复。 就这样通过医院的转介,陈女士来到了海悦辅导中心。


海悦的辅导员—玉云安排了家访,访视的评估后辅导员发现除了对病况复发的恐惧, 陈女士还要面对与家人磨合的生活压力。 本来就不曾一起生活,现在同在屋檐下,陈女士几乎每天都和嫂嫂纠结在那些鸡毛蒜的事情上。她很希望可以依赖自己的哥哥,奈何年事已高的哥哥不停地提醒她,希望她更独立一些。手术后的一个月,陈女士决定回到自己的租赁组屋。


然而,情况并没有变好。


失去一切


回到自己的家,一个人的夜里陈女士又开始了焦虑。 有幸的经过数次的辅导,陈女士开始学会了调服情绪,也开始了乐龄中心的活动。看似又回到了陈女士如常的生活,然而另一波暗涌又偷偷地冒出了头。


忙碌依旧的伟杰要结婚了。但是他一直没能告诉陈女士也不知道如何启口,关于婚后他会搬离这个家的事。事情后来还是让陈女士发现了。当她从其他人口中知道这件事时,内心的情绪如洪流般汹涌而来。“被嫌弃还是被抛弃、这些年的养育之恩换来的难道就是如此的不被重视——?” 悲伤、愤怒、恐惧种种的情绪、负面的想法占据了陈女士的整个身心。本该是喜事的祝福,但是内心深处的不舍与哀伤又有谁懂? 伟杰离开了,她还剩下什么?不善于表达情感的陈女士, 把伟杰推得远远的。每一次的互动陈女士都被误解为无理取闹而结束。因为害怕再次的被伤害,陈女士拒绝了出席婚礼。 “曾经善解人意的姑姑,为何变得如此难以抓摸?” 伟杰为此也陷入深深的愧疚中。


陈女士自那次手术后就有咨询心理医生,她和心理医生也建立了互信的关系。复诊时她本想告诉心理医生自己和伟杰的矛盾,然而却听到心理医生即将出国深造的消息,陈女士的心情再次跌入谷底。又一位能与她情感联接的人,也即将离她而去。复杂的情绪排山倒海而来,渐渐她开始出现了抑郁的症状。


面对空荡荡的家,陈女士深感无助与空洞。焦虑夹杂着忧郁的症状让她不敢长时间逗留在家里。就这样陈女士时不时到邻居家去串门,重复着心脏病二度复发的恐慌,兜转在医院急诊室与综合诊所之间。


后来邻居开始邀约她到教堂去,在教友的陪伴与祷告声中,陈女士像似抓到生命中的最后一根稻草,心灵有了依靠。然而一切却是那么的短暂,一次教友义务帮忙她做打扫时,不慎丢失了一串念珠。这是外婆留给自己的母亲后来再传给她的圣物。重情重义的陈女士,一直把这念珠当成传家之宝般地守护着。丢失了念珠像似断了根的树,她的心瞬间空了。


隧道尽头的曙光


在短时间里,陈女士接二连三地经历了哀伤的痛苦与悲伤。手术后她失去了健康和自立的生活;那些生命中已建立情感联接的人相继离她而去(心理医生和伟杰);即便是自己坚守多年的传家之宝(念珠)也给丢失了。所有的哀伤让她感觉自己变得支离破碎。有幸的海悦的辅导员一路上相伴着。通过哀伤辅导慢慢地拼凑回自己。辅导员也通过家庭会议协调,修复陈女士和侄儿的关系。


伟杰与妻子跪下给陈女士敬茶。(Source: Reshot/@eujinn89)

最终陈女士出席了伟杰的婚礼。在敬茶仪式时,伟杰与妻子跪下给陈女士敬茶。伟杰更当着大众感谢陈女士,这些年来即当父亲又当母亲地把自己拉扯大,也不假手于他人。 伟杰夫妻俩的新屋还准备一间房间留给陈女士,邀请她和他们一起同住。看着懂事的伟杰, 陈女士的泪水决堤而出。 她终于盼到了内心深处那一份渴求的认可。


除了哀伤辅导,辅导员也通过正念练习的引导,让陈女士提升自我觉知并驾驭自己的情绪。 在三年的辅导康复过程里并非一帆风顺。每当陈女士的焦虑症复发了,辅导员就会给与更多时间的陪伴与进行辅导。重复的正念练习,陈女士可以和焦虑一起和平共处。她不再担心害怕,她知道这样的感受来了也会走。 耐心地去觉知、去接受这来了又去的感觉。


后来陈女士没有选择和伟杰同住。 她选择了留下,因为在自己熟悉的组屋区里有着一班朋友。 如今,陈女士的情况已稳定。因此,海悦为她安排了一位友伴义工上门探望,陪她聊天。陈女士辞去了托儿所的工作,剩余的时间会参与楼下乐龄中心的活动,偶尔也会帮忙其他老人买饭菜。闲暇时陈女士会在附近的公园散步、运动,还会进行一些心智游戏如 ‘SUDOKO’ 。


(为了保护个案的隐私,故事中的姓名,照片以及部分细节已作更改)


撰文:杜玉云(辅导员)

海悦辅导中心的年长者服务为弱势年长者提供辅导,加强他们的心灵韧性,同时提供个案管理服务为年长者连接到相关的社区资源,让他们能在晚年安全和开心地享受余生。

你也想帮助好像陈女士这样的独居年长者吗?你可以捐款资助我们的服务和项目,也可以成为我们的友伴义工。

Recent Posts

See All